|小說|《惡飾友》(8)

08-

  店裡播的歌總是那幾首,而現在放的正是夏最愛的曲目。


  女人沙啞的歌聲裡有著濃厚的鼻音,呢喃般地在琴聲中輕輕哼著。


  「還沒開桌就要檸檬汁,怎麼?昨晚喝多了?」穿著白襯衫黑長褲的微胖男子將裝著液體的玻璃杯遞給了夏。


  夏笑而不語,答案不言而喻,在接過檸檬汁後,就又踩著高跟鞋回到供小姐休息的包廂去。


  一進入燈光昏黃的空間內,印入眼簾的就是坐在沙發上的五六位女人,各個身上穿著的都是能展現自己身材優點的洋裝。


  就跟自己一樣。


  「夏?妳來啦。」艾咪吐出一縷煙圈,笑著看向她手上的杯子,「看來昨天晚宴不怎麼輕鬆吧。」


  「是啊,妳也知道,欽哥醉了就是那德行。」夏苦邊苦笑邊在她身旁坐下。


  艾咪給了她一個「我了解」的眼神後,便不再說話,繼續她的吞雲吐霧。


  垂下眼,夏輕啜了口杯中的淡色液體,強烈的酸味於舌尖味蕾散開,稍稍撥開盤旋於她腦上的昏沉。


  忽地,她憶起了昨晚Ryan瞠目結舌的表情。


  對生活單純的他而言,自己從事的工作無疑是顆震撼彈吧。


  同情、憐憫、鄙視、唾棄……


  她沒去看他眼底閃過的情緒,僅是微笑著別開眼,帶著裝滿衣物的小籃瀟灑離去,沒有一句解釋或辯駁。


  就在她今早起床時,發現他已經出門了。


  學校有課?還是不願與她這種人共處一室?


  向來心如止水的她,竟因一絲細微的怒意泛起漣漪,儘管波紋稍縱即逝。


  她本來,沒打算那麼早告訴他的,甚至還想過是否該乾脆隱瞞到底……


  讓她輕易脫口而出的原因,也許是微醺的醉意或是朦朧的月色。


  「小夏,上檯了。」負責管理小姐的高總在門口向裡頭招了招手。


  夏聽了後,將最後一口檸檬汁含在嘴裡,拿了一個酒杯、一個水杯走出包廂。


  「是誰來了?」她低聲問道。


  他曖昧地笑了,「最愛妳的鄧哥。」


  點點頭,她表示知道了。


  推開門,強烈的冷氣即撲面而至。


  坐在沙發中央,體型矮短肥胖的老人一聽見開門聲,就抬起了頭。


  「小夏夏。」他笑彎了眼,高興地看著在他左側坐下的夏。


  夏甜笑了下,將取出一個九宮格的小杯,往自己杯中倒了一點酒。


  「鄧哥,見面喝一杯。」邊說邊舉起了手中的杯。


  「呵呵,小夏夏真是越來越熟練了。」鄧哥笑了笑,一口氣把酒喝乾。


  放下杯子的同時,左手不安分地摸上了夏的大腿。


  上下摩挲著,隨後向內滑進。


  夏在那手即將探入裙內之際,巧妙地以左手臂擋在大腿根部,並以十指緊扣的方式用右手牽住那不規矩的手。


  「唉呀呀,還是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呢!小夏夏。」


  「鄧哥,你就別欺負我了。」夏故作可憐地嘟起嘴,無辜的眨了眨圓潤的大眼。


  「不欺負妳要欺負誰?真可愛!」鄧哥又笑了幾聲,但而後出口的話語卻帶著濃厚的愁,「啊啊,果然還是來這好,總不用一個人待在家。」


  夏沒說話,僅是靜靜地聽。


  「生了三個女兒,卻分別住在四間房子。」鄧哥從胸前口袋抽出了一隻菸,夏見了,便拿起打火機替他點火,火星子在菸頭燃起,他深深吸了一口,而後將煙圈吐出,繼續道:「活了大半輩子,賺了大把大把的鈔票,讓她們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唉,孩子是父母心頭的一塊肉,但,父母對孩子而言又是什麼?」


  聞慣了的菸、聞慣了的酒,熟悉的氣味在陰鬱的空氣中,雜揉成不陌生的寂寞。


  煙霧後的那雙眼,盡是與他財富地位不相符的無助、徬徨。


  那樣的眼神她見過。


  在店裡、街上、公車上……各種想像得到的地方。


  「喝酒只准開開心心。」夏打破沉默,將一小杯酒倒進自己與鄧哥的杯中,隨後,揚起了個淡淡的笑「敬我們的緣分。」




待續。

2013年10月1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