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12)

12-


「妳剛剛偷看了那個男的吧?」低沉的嗓音摻著一絲怒意,宛若獵犬的低嚎讓夏全身一顫。


「我沒有,我只是……」


「妳有,而且妳在勾引他。怎麼?妳這人就這麼飢渴?」眼鏡後的那雙眼正注視著她,透出的妒火與醋意幾乎將她身吞活剝。


「……」


「手機給我。」男人命令道。


她全身狠震了下,才慢吞吞地從口袋掏出手機交至他的手上。


男人動作熟練地操作著,好似早就習慣她手機的介面,他將通聯記錄、簡訊收寄件夾全都完完整整地翻過一遍,最後才打開了聯絡人資訊。


男人的視線霎時變得凌厲。


「我不是說過,聯絡人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嗎?」他低喝著,握著手機的手因激動而微微發顫。


「但我們要討論分組報告……」


「妳是找藉口想爬上人家的床吧?賤貨!」


「沒有!我真的沒有——」


啪!


話還來不及說完,迎來的便是火辣的一掌。



夏踉蹌幾步,一臉愕然地靠在圍牆上。


連臉上熱度都尚未適應,她就又被另一股力量抓了過去。


喉頭被男人的手扼住了,夏越是掙脫,那掐著自己的手就越是用力。


男人漆黑的瞳中,映著的是漲紅臉、滿臉驚恐的自己。


快要……窒息了。


「放……放手……」勉強著從齒縫擠出這話,夏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一次比一次更困難。


男人聞言,笑了。


冷冷地笑了。


那淺淺的笑意讓她的心頓時被往下扯——


呼吸頓時恢復通暢。


被鬆開的夏扶著膝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但沒想到男人竟粗暴地揪起她的長髮。


拉扯的力道全落在髮根、頭皮、脖頸之上,她艱難地仰著頭分擔承受的力量,並始終咬著牙不發出半點聲音。


她慘白著臉,感覺攀於頸上的汗珠不斷流向胸口。


視線開始模糊。


是淚水,還是意識渙散的緣故?


疼……好疼……


下一秒,世界突然變成紅色。


火色的世界卻有著與之相反的冰冷溫度。


當腥味自鼻腔散開,她才發現血竟流到自己的眼裡。


似乎……沒那麼疼了。


她想尖叫,但一張開嘴,流入口中的腥鹹卻讓她只能發出粗啞的低嚎。


她低吼著,對著那血色的一切大吼,無聲地大吼。


下一刻,景物開始扭曲成詭異的形狀。


……


「夏?夏?……夏!」急切的叫喚,但男人的聲音似乎變了。


不對,叫她的不是那將她打得頭破血流的男人。


「夏!醒來!……快醒來!」


是誰?是誰在叫她?


這聲音熟悉得令她安心。


是誰……


「夏!」


猛地,她醒了過來。


在她面前的,不再是那總對她怒目而視、大聲咆哮的男人,而是她的房客。


Ryan。


啊啊,原來是夢。


是夢。


「咕嗚……嗚嗚嗚……」緊繃的神經一放鬆,淚珠就忽地奪眶而出。


她抓著Ryan的衣襟,咬著唇,一抽一搭地哭著。


自尊心高的她想強迫自己不哭出聲,但卻還是藏不住那細微的嗚咽。


是夢,真的是夢。


Ryan抿著唇,動作僵硬地將身前的人兒納入懷中。


半夜因夏尖叫聲而驚醒的他,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幸好,不是闖入的小偷或是強盜……


他邊拍著夏的背邊暗暗鬆了口氣,但另一方面,他卻又忍不住擔心。


夏只是單純做了個惡夢,還是……


看著胸前哭得聲嘶力竭的女子,他的心不由得一緊。







待續。

2013年11月30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