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傲嬌灰姑娘》1-2


  艾菲亞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

  她傻楞楞地坐在深紅色的貴妃椅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連眼睛都沒眨過幾次。

  頭帶髮帶、腰繫圍裙的女侍者安靜地站在門邊,以便房內的客人有任何吩咐或疑問時能夠及時提供協助。

  艾菲亞先是望了眼那位既有姿色又有氣質的女侍者,接著便慢慢地將目光移向房間內的其他物品。

  高級的原木書桌上擺放了一台造型簡單、厚度極薄的黑色個人電腦,而再往右看去,印入眼簾的是一台鑲嵌於牆壁上的寬螢幕電視,至於擁有鍍金手把的書櫃裡,則是擺滿了各式種類的精裝書。

  早在侍者領著她進入這間房間裡前,她就被沿路所見到的景象嚇傻了。


  數根三個壯漢才能合抱起的廊柱陳列在寬闊的走廊邊、如同明鏡般能夠映出她身影的潔淨地板、精心設計的五層式水晶吊燈、扶手刻有細緻浮雕的旋轉樓梯……

  眼花撩亂的一切讓艾菲亞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根本無法將這奢華的宅邸與她舊有的生活作任何連結。

  「喂!席琳,這地方簡直就像是城堡一樣……」說話的是一名身材豐滿、擁有一頭大波浪捲髮的女子,她邊發出驚嘆邊抬起頭到處張望,一張小嘴張得老大,彷彿下巴隨時都會掉下來似的,「真不知道買下這房子的是怎樣的暴發戶?」

  「噓!黛娜,妳太大聲了啦!」席琳聽到妹妹黛娜失禮的發言,趕緊低聲制止,邊提醒的同時邊偷偷瞄了一眼門邊的侍者,確認她沒任何生氣的反應後,才終於鬆了口氣,「要是冒犯到別人的話可就糟了,別忘了我們人還在這屋簷下。」

  席琳的外型與黛娜不同,相較於黛娜妖豔的外表,將棕色長髮束成公主頭、鼻樑上掛著金絲邊眼鏡的席琳看起來十分內向害羞。

  黛娜聽了這話,一點也不以為意,甚至還不屑地哼了一聲,「拜託,無緣無故把我們抓來這,沒氣到拆他房子就不錯了,還得守他的規矩啊?」她完全不介意這樣的音量會讓女侍者聽到,又或者說,她就是故意講給她聽的,「小艾菲,妳說對吧?」她將臉轉向年紀最小的妹妹,期盼得到附和。

  「……」艾菲亞仍舊處於震驚的狀態中。

  「呀啊!真是太可愛了!被嚇到說不出話來的小艾菲也好可口喔!」眼睛直冒愛心的黛娜立刻就撲上了身型嬌小的妹妹,並將自己的臉在她的頰上來回磨蹭著,如同把她當個心愛的布偶似的。

  「才、才沒有被嚇到!」艾菲亞紅著臉反駁道,「我只是喉嚨有點痛,不想說話而已!」

  「……」黛娜倏地停止尖叫,磨蹭的動作也跟著靜止,然而過了三秒後,她的反應竟更激烈了!「言不由衷的小艾菲真的太犯規了!真想把鮮奶油塗滿妳的全身!」

  「……」艾菲亞備受屈辱地別過頭,不甘心地咬著下唇。

  「黛娜,小心別把裝飾品摔碎了!」席琳驚慌不已地提醒著。

  「呀啊!小艾菲、小艾菲!」

  「……」

  「席琳……」

  房內頓時亂成一團,以至於她們三姊妹完全沒注意到被打開的深色的大門。
  女侍者馬上就發現了門邊的動靜,她向站在門外的另一名僕役欠了個身後,便在不引起客人的注意下安靜地離去。

  「大小姐們,您好。」

  低沉蒼老的嗓音立即讓所有人安靜了下來,她們的視線皆落在那名不知何時進房裡來的老者。

  以他的打扮和對她們畢恭畢敬的態度來判斷,這位老年人應該也是僕役,因此三人緊張的情緒馬上就放鬆了下來。

  不過緊接著踏進房內的男人卻又立刻讓她們繃緊了神經!

  「妳們好,我是少爺的秘書——夏爾。很榮幸能夠認識妳們,如果有任何招待不周之處,還請多多包涵。」富有磁性的嗓音與電台主持人不分軒輊,而男人的樣貌更是符合了所有少女對那迷人聲音的幻想。

  深藍色的短髮讓他的膚色看起來十分白皙,堅挺的鼻與薄薄的唇襯托出他冷傲的氣質,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那雙祖母綠寶石般的美眸了。

  任誰都無法自那樣深不可測的眼神中移開目光,清澈明亮的綠裡,吝嗇地不肯透露出關於這男人本身的任何消息。

  生人勿近。

  就算他什麼都沒說,這訊息還是自然而然地散發而出。

  但正因為如此,才更引得女孩們為他的危險、為他的冷傲痴狂。

  身穿合身黑色西裝的夏爾有條不紊地拿起放在胸前的鋼筆和小冊子,邊在書頁上快速地記錄邊再度開口:「席琳小姐、黛娜小姐、艾菲亞小姐,從現在開始,妳們便是這間宅邸的住戶了,舉凡是生活有關的所有事,交給下人們去做就行了,至於行李和辦理轉學的手續也會替妳們處理好,所以請不用擔心。」

  「……等等,我不懂你的意思。」艾菲亞打斷了準備繼續往下說的夏爾,表情十分錯愕,她對於他剛剛說的話是一點都不明白,「不管你家少爺把我們抓來的原因是什麼,我們都想回家休息了。」

  「休息?」夏爾眉一挑,停下了原本在冊子上書寫的筆,接著,將頭轉向在一旁靜候著的老僕役,說:「聽到了吧,先去為小姐們做就寢前的準備,記得棉被……」

  「我是指,回『我們的家』。」

  聞言,夏爾終於才抬起頭,與艾菲亞四目相交。

  與姊姊們相比,艾菲亞的身材嬌小許多,一頭紫黑色的捲髮束成了海螺形狀的雙馬尾,與她那對櫻桃棕色的眼和白淨的膚色十分合襯。

  那時,班頓讓他和普林斯在仙境窺視了人類世界,以便從與童話背景同質性高的幾個家庭中挑選出最合適的一組,因此當夏爾親眼見到這家人時,心中並沒有多大的訝異。

  看來,艾菲亞的個性果然與他所想的一樣有趣,夏爾在心中暗忖著。

  「這裡就是妳們的家。」夏爾以不容質疑的口吻說著,「身為少爺的未婚妻候選人,妳們當然得住在這裡。」

  「什麼未婚妻候選人?」艾菲亞深切地認為無法與眼前的男子溝通,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的。

  話說回來,她和姊姊們究竟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印象中,她們一家人好像正在某家毫不起眼的餐廳用餐吧?接下來呢?

  艾菲亞努力地從腦中搜索出片片段段的記憶。

  後來……一個略顯消瘦的老人突然一屁股在她們的座位旁坐下,並與她們一家聊了起來。

  聊了些什麼她也想不太起來了,不過艾菲亞倒是記得姊姊們都被老人幽默的談吐逗得哈哈大笑。

  嗯……然後呢?

  有了,她想起來了,老人後來笑著邀請她們一家到他的家來……

  對於這之後的一切記憶就是一片空白了。

  等等,總覺得餐廳裡的那位頭髮斑白、體態瘦弱的老人有點面熟?

  「啊!你就是那個看起來像誘拐幼童的變態大叔,但實際卻是意外好相處的老爹嗎?」黛娜像是發現新大陸似地驚聲叫道。

  「黛娜,妳這樣說太失禮了……」席琳膽怯的扯了扯她的袖子。

  艾菲亞順著姊姊所指著的人看過去,這才發現那在餐廳與她們相談甚歡的老人竟然就是這站在秘書旁邊的男侍者!

  男侍者苦笑了下,原來他那看起來像是個會犯罪的變態嗎?

  夏爾雲淡風輕地解釋著:「喔,他是奉少爺的命令把妳們帶過來的,而且他也說他徵得妳們的同意了。」

  不,完全沒有這回事。

  艾菲亞很肯定這老人沒有徵得她們的同意,八成是利用在飲料裡下藥或其他的方法把她們拐上車帶來的。

  她無語地盯著眼前的一老一少,決定不再浪費唇舌與他們爭辯。

  「沒有其他問題的話,我就先跟妳們解說成為正式未婚妻的條件。」夏爾見她們沒有再說話,便再度打開手上的冊子,繼續往下宣讀上頭的事項,「我會針對每個人的情況,為妳們進行不同的訓練,以便日後能夠成為與少爺相配的未婚妻。而少爺若對妳們其中一人傾心,就會送出這條項鍊作為婚約的信物。」夏爾說完,便從後頭接過老侍者手上的方型盒子。

  他將盒子輕輕的打開,裡頭躺著的是一條以銀鍊繫著的高跟鞋造型墜飾項鍊。

  那小巧的高跟鞋是以透明的水晶打造而成的,如同仙履奇緣中的玻璃鞋一樣精緻美麗。

  原本班頓打算沿用童話中女主角腳穿玻璃鞋的橋段,但考慮了鞋會咬腳、掉了會破、無法久穿等等因素,就把玻璃鞋換成了一條象徵性的項鍊。

  黛娜冷哼了聲,雙手叉在胸前,得意地揚起了個勝利的微笑,「媽她是不可能答應你們這霸道的要求的!別怪我沒警告你們,我媽要是發現她的寶貝女兒——」

  「哎呀呀呀!傻孩子,我可是贊同的很呢!」一聲嬌媚的女聲冷不防地打斷了黛娜的話,一名上圍雄偉傲人、雙腿白皙修長的性感女郎突然開門闖進,讓撞上牆的門板發出碰的一聲巨響,她身上的緊身衣將她姣好的身材展露無遺,一頭墨綠色的美麗秀髮早已超過了腰,就要及地,「可以白吃白喝又可以釣個金龜婿,何樂而不為呢?哦呵呵呵呵!」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也可以和女兒一起這在這豪華的大宅中,真是太棒了!

  「順帶一提,妳們的母親已經與我們簽下合約了。」夏爾邊說邊亮出一張擁有母親簽名和手印的契約書。

  「……」原來真的有賣身契這種東西。

  三名女兒已經對這荒誕的一切無奈到不知做何反應了。

  夏爾滿意地收起契約書,默默地打量著眼前個性截然不同的女孩們。

  這三人之中,只有艾菲亞一人非母親所親生,再加上她年紀最小,正好都符合了灰姑娘的基本條件,因此在來到人類世界之前,他們早就決定是由艾菲亞來擔任女主角,不論故事如何發展,都會讓她與普林斯結婚。

  不過為了完成繪本,他們還是得演齣戲才行。

  「……為什麼會挑上我們?」突然,艾菲亞開口問道。

  那對櫻桃棕色的眼睛沒有畏懼也沒有膽怯,夏爾很清楚地知道這女孩的發問完全是出於不服氣和一些好奇。

  然而,夏爾卻沉默了。

  他那時之所以會選擇她們,是因為艾菲亞那看似堅強倔強,但實際上很容易受到傷害的心。

  他只是單純地覺得心口不一的艾菲亞很有趣罷了。

  不過總不能將這理由向她們據實以報吧?因此,夏爾只得保持靜默。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因為——這是我的決定。」一個臉上掛著溫柔微笑的男人優雅地走了進來。

  艾菲亞下意識地屏住氣息。

  一頭奶茶色的長髮簡單地束在身後,寶藍色的眼、明亮的髮色、俊俏的五官,以及那風度翩翩的氣質,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

  「……王子。」她喃喃地說著,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像是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男人。

  「妳們好,我是普林斯,也就是妳們其中一人的未婚夫。」普林斯微笑說道。





待續。 

2012年6月23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