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傲嬌灰姑娘》楔子

傲嬌灰姑娘 - 楔子

  天籟般的歌聲緩緩地自山谷間傳出,以極為溫柔的方式喚醒了沉睡於此的萬物。

  女子赤腳踮在某塊巨石上,閉著眼讓婉轉美妙的歌聲盡情地自喉間傾瀉而出,一頭玫瑰色的長髮幾乎遮去了她苗條的身子,使得她的身影更顯得如夢似幻。

  她唱著,在晨光沐浴之下輕聲唱著。

  她唱著,在雲霧方散之際柔聲唱著。

  伴著溪水流動時的低語,隨著微風輕拂時的呢喃。

  漸漸地,整個仙境都因她的輕喚而甦醒了……


  在曙光降臨的那刻喚醒屬於這的所有,是她的責任,就如同每位精靈都有自己的工作一樣。

  見到仙境開始從沉睡中活絡起來後,她才終於停下歌唱。

  不料,正當她要從石頭上輕輕躍下之時,一陣強勁的風竟將她狠狠推落,使她毫無形象地直接撲倒在地!

  怪了,一向以氣候怡人、環境舒適著稱的仙境,怎麼會忽然颳起如此強烈的風?

  不過,就在女精靈狼狽地從地上爬起後,馬上就發現了真正的原因為何。

  兩個人影飛快地自她眼前掠過,而他們所經之處都會颳起如同颶風般猖狂的風。

  倏地,風靜止了,而地上也因某樣物體落下,而揚起了四散於空氣中的塵埃。

  鏗!

  刀光一閃,鋒利無比的長劍自腰間的刀鞘拔出。

  持劍者是一位擁有藍色短髮的男精靈,此時,清俊的面龐上沒有任何表情,然而,一雙如祖母綠寶石般美麗的眸卻隱隱透出殺意。

  而被長劍直指著喉的,則是另一位男精靈。

  與持劍者相比,這位精靈的五官相對柔和了些,再加上一頭奶茶色的長直髮和如海水般湛藍的雙眼,讓誰都會對他有種溫柔的印象。

  就連命在旦夕的此刻,他都還能夠保持微笑:「夏爾,別衝動啊,殺了我之後你可是會很寂寞的。」他對著眼前巴不得把他生吞活剝的精靈說道。

  「普林斯,我想你是多慮了。」夏爾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冷冽了。

  「怎麼會是多慮呢?」普林斯乾笑了幾聲,看著眼前朝他越逼越近的劍,他燦爛的笑容終於也有些僵硬了,「想想我們過去那些美好的回憶如何?」

  「哦?」夏爾挑了下眉,以極為諷刺的口吻冷冷地說:「你是說被你推入山崖的那次,還是我睡到一半差點葬身火海的那晚?又或者是刀子險些從我心臟刺穿的那回?」邊說,夏爾的臉上也跟著覆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

  「你、你記性還真好啊!」普林斯緊張地吞了口口水,心虛地別開了原本與夏爾對視的目光,「那些都是意外嘛!意外、意外!夏爾你就別計較這麼多了!」

  「這樣啊……」夏爾聞言,劍也跟著往後退了些,不過就在普林斯鬆一口氣的時候劍又猛地往前向他刺去!「那我的劍不小心切斷你的頭的話應該也是個意外吧!」夏爾怒聲吼道。

  劍,恰好在他的脖子前一公分處停下。

  普林斯這時可真是完全笑不出來了,他剛剛真以為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救命啊!」忽然,一聲淒厲地尖叫聲自後方傳出。

  夏爾猛然回頭。

  原來是方才那位跌下石頭的女精靈,但除了臉上和身上沾染了些塵土外,女精靈根本就不像受傷的樣子……

  啊!糟糕!

  可惜當夏爾驚覺遭到晃點時,劍底下的人老早就開溜了。

  「可惡,這次絕對不輕易放過你!」夏爾迅速地將劍插回刀鞘中,並立刻邁開步伐追趕普林斯的腳步。

  普林斯在逃命的同時頻頻回頭往後看,眼看夏爾竟不死心地追過來,他實在慌張的不得了!

  直覺告訴他,夏爾這次是來真的!要是他不小心再被追到一次,很有可能仙境從此要失去一名女人喜愛、男人崇拜的優秀精靈了!

  不行!就算不為自己,也該為了仙境想想!

  普林斯邊想著他死後多少男人會惋嘆、多少女人會流淚,邊飛快地思考著要往哪邊逃跑活命的機會比較大。

  最後,他看到了一個在仙境中十分著名的地方——一座精緻華美的白色神殿。

  想都沒想,普林斯立刻竄入神殿裡頭。

  夏爾見此,心底不禁暗暗咒罵了聲,但他還是跟著追了進去。

  儘管這座神殿外觀沒什麼特殊的地方,但只要一進入裡頭,就會發現裡面的空間竟是奇異且扭曲的。

  樓梯和走道不僅歪七扭八,甚至還貼在天花板或牆壁上,而每道門通往的更是未知的空間。

  夏爾一闖進裡頭,便覺得頭昏眼花了起來,皺著眉冷靜了會後,他便從某個角落瞄到了普林斯顯眼的金色長馬尾。

  「站住!」夏爾低聲喝道。

  「夏爾,你可真愛說笑呢!」普林斯不要命地回嘴道,並趕緊鑽進某間房間裡。

  不過眼明手快的夏爾這次可不會讓普林斯逃離自己的視線,他用腳抵住即將關上的門板,並以俐落的姿勢滑進門內。

  順利進來了。

  與外頭扭曲的空間不同,這間房裡的擺設十分正常,如同一間有人會來定時打掃的圖書館,數以百計的書櫃們一排排地陳列著,而上頭的書本也排列地整整齊齊。

  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夏爾現在心裡除了「捉拿犯人」外,根本就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

  當束著馬尾的男精靈就出現在他的正前方時,夏爾忍不住揚起了嘴角,「……普林斯。」他幽幽地喚著。

  普林斯聞聲,身體不禁因驚嚇而劇烈一震,這一震,恰好撞到了身旁的書櫃——

  宛如碎石崩落一般,書櫃上頭的物品開始不斷地往下墜落,發出了一連串啪拉啪啦的聲響,普林斯嚇得縮起身子,並用手護住頭,而夏爾則是趕緊退到後頭以防被東西擊中。

  過了好幾分鐘後,吵雜的聲響終於停下了。

  普林斯這才敢將緊閉的雙眼睜開……「咦?」

  走上前的夏爾,見到眼前的情況,也跟著楞住了。

  從書架上掉下的並非以紙張裝訂成冊的書本,而是因方才的撞擊而碎成片片的七彩玻璃。






2012年6月1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