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15)

15-


  「酒量好嗎?」那時,在辦公室裡的教授突如其來地問了一句。


  「呃……應該還可以。」


  「很好。」


  才剛進門的Ryan答得莫名其妙,不解地看向將西裝外套披上的師長。


  而現在,他終於明白教授當時問這話的原因了。


  「常聽徐老師提起你,不喝不相識,先來一杯如何?」同桌的男人邊說邊拿起了裝有威士忌的杯,Ryan見了,連忙也拿起自己的杯子回敬。


  酒精的灼熱順著喉嚨滑下,宛若一把小火自胸腔燒進了胃。


  見到Ryan空了的杯,掩不住喜色的王教授大笑出聲,「老徐,這小子真是老實!怪不得你寵著他了!」


  徐教授笑笑,「說寵著也太過了,但這孩子老實聽話倒是真的……以後若有機會,還期望你能多多照顧他啊。」


  兩個男人交換了個眼色,心照不宣地笑了。


  學術,當真只靠知識無以立足,不成群結黨,豈能於派系鬥爭下存活?


  他這是在替自己的學生鋪路,也是在為自己的名上添光。


  徐教授瞄了眼身旁的傻小子,勾了下嘴角。


  就在這時,小姐們陸陸續續走進。


  三四位教授旁都被一位位穿著短禮服的女子坐滿,唯獨Ryan身邊的位子仍是空著。


  見狀,徐教授不禁皺起了眉,「小高,你這是看不起我們家小子不成?」邊說,邊意有所指地看向那空著的位。


  高總馬上就聽出徐教授的言下之意,他立即賠了個笑臉,雙手合十,一臉諂媚:「怎麼會呢?我還特地挑了店裡的新人給你呢!八成是在補妝,我這就去催她一下。」


  說完,立刻走出包廂。


  包廂內的三四位教授不是在相互聊天,就是在與身旁的女子調笑,習慣了的模樣與如坐針氈的Ryan截然不同。


  他渾身不自在。


  滿腦子想的都是他得在這待上多久。


  是不是該以不舒服為由,中途離席?但若如此,又顯得不識大體……


  就在Ryan思量著的同時,包廂的門又再度打開了。


  「大哥們好,我是小夏——」


  未完的話音讓失神的Ryan抬起頭來。


  「……夏?」


  這聲輕喚讓徐教授揚起了眉,瞇起眼,細細打量起門口這叫小夏的女子。


  「Ryan,你倆認識?」


  學生本應單純如白紙,何況是他亟欲提拔的研究生,若他真與這風月場所工作的女人相識……


  「大哥,你這是在吃醋嗎?他不過是重複了遍我的小名。」一聲帶著嬌嗔的輕笑響起,夏自然地坐在徐教授與Ryan之間,「我喜歡成熟的男人,更喜歡那帶著妒意的氣魄。」


  「哦?就算已屆耳順之年也無妨?」


  「耳順之年?大哥你真愛說笑,你分明心如赤子,身若少年。」


  Ryan瞠目結舌地看著夏雨教授的應對。


  在他眼裡,夏向來冷漠,怎料這個性如冰的女子竟會吐出這番引人遐思的話語?


  徐教授被夏這話逗笑了,笑著的同時邊下意識地從胸前口袋掏出菸盒。


  然而,方拿出的菸竟在剎那間被人取走。


  豐潤的唇輕輕含上濾嘴,圓潤的貓眼有意無意地瞄向菸的主人。


  啪嚓。


  熟練地以打火機點燃了菸,夏深吸了口,而後將唇圈成個小小的圓,吐出迷濛的雲霧。


  勾魂攝魄的眼,嬌嫩欲滴的唇。


  「大哥,菸點好了。」


  夏以指頭夾住那菸,送入徐教授之口。


  如同惡作劇般,柔軟的指尖似有若無地拂過男人的唇。


  Ryan別過了頭,試圖安撫賁張的血脈。


  他不喜歡菸味,也理所當然地厭惡抽菸的人,但他從不知道,吞雲吐霧竟也是種勾引的手段。


  徐教授的喉結滑動了下,耳根因興奮而微微發紅。


  「大哥,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夏笑著問,佯裝沒看見男人窘迫的模樣。


  「姓徐。」


  「徐大哥你好。」邊說,邊俐落地將她和徐教授的杯裡各加了些酒,「我是小夏,炎夏的夏。」


  炎夏,炙熱如火的夏。


  兩人舉杯,對視,隨後,一飲而盡。





待續。

2013年12月29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