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16)

16-

  推開屋子的門,Ryan在打開燈後,才將醉倒的夏放在她房內的床。


  疲憊不已的他在床沿坐下,以手支著頭,看向身旁的女子。


  吹牛、划拳……玩遊戲時,每回輸了的賭注就是一大杯威士忌,不只是店內的小姐,就連四位教授都醉了。


  反倒是對遊戲規則不了解的他,只小酌了幾杯。


  他很清醒。


  清醒得在老師接連離去後,才扶著夏搭上計程車。


  「唔嗯……」伴隨著細微的呻吟,床上的人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


  「……喂喂!妳要去哪啊?」



  他連忙伸手抱住差點摔倒的夏。


  他渾身一顫。


  不知為的是那扣在他手臂上的冰冷指間,抑或是吐於頸上的溫熱氣息。


  她輕輕推開了他。


  雙頰泛紅,帶著醉意的眼迷濛不已。


  「妳醉了,留在床上休息吧。」他抓住了又要前行的她。


  夏回頭的剎那,一頭長髮隨之揚起,混著菸酒的氣味。


  她看著他,直勾勾地看著他。


  隨後,她竟突然揪住他的領子,一把將他拉近!


  「我要去洗澡。」柔媚的低喃宛若貓叫,她笑著說完這話,又將他推回床上,「還是說,你要一起?」


  體內的酒精到達燃點似的爆發,如烈火般燃起的悸動在Ryan的身裡竄起。


  熱烈地搔著他的理智。


  他狼狽地別過頭,而這舉止引來夏的輕笑。


  「或者,你也可以想像我洗澡的樣子。」


  丟下帶著惡意的調笑,她便緩緩走入浴室。


  火一離去,空氣的溫度便降了下來。


  Ryan無力地坐在床上,為那摸不清的女子感到迷惘。


  他定是累了。


  因為如此,他的心緒才會被輕易挑動。


  在得出這結論後,Ryan緊繃的神經才稍稍放鬆。


  就在此時,他注意到地上遺落的物品。


  依這距離來看,八成是不小心從床頭櫃落下的。


  俯身,他拾起了它。


  一張健保卡,而照片上的人很明顯的就是夏。


  左聿文。


  他將這名在心底默念了遍,說來諷刺,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房東的名。


  與夏相比,這中性的名倒較符合她給人的印象。


  冷冷的,漠然的,對任何事都無所謂的。


  他苦笑了下。


  就在他想將健保卡放回櫃上的那刻,他忽地楞住了,只因他瞥見了證件上所標示的年分。


  ……二十歲?


  夏今年才二十歲?


  她的年紀竟比他還小?


  還來不及消化這事,床頭櫃上的手機竟在同時響起,強迫他回過神來。


  是夏的手機。


  瞇起眼,他看向螢幕上顯示的名……


  小杜。





待續。

2014年1月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