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22)

22-

  當她再度醒來,已經是隔天中午的事了。

  一掀開棉被,見著的是鬆垮垮披在她身上的男性襯衫。

  只消一眼,她就看出這衣服的主人是誰。

  Ryan

  除了頭殘留著些許昏沉外,身體沒有任何痠痛或不適。

  「就連柳下惠都未必能做到如此。」她喃喃自語道。

  雙手向後一展,夏任憑寬大的襯衫自肩頭滑落至地,裸著身子,從衣櫃挑出今天要穿的衣服。

  昨夜,她雖失去意識,但對於發生了什麼,心底倒是有個譜。

  無預警地尖叫、歇斯底里地大吼,隨後直接昏厥。

  醫生說,這是心理壓力所造成的情緒崩潰,作為身體防衛機制的連鎖反應。

  她深深地嘆息了聲,沒想過在一年的風平浪靜後,竟又再度復發。

  走進店裡,她換上黑色的包臀洋裝,並在櫃台打了卡。

  才一踏進休息室,她就看到一張生面孔坐在她慣坐的位上。

  新人嗎?

  夏不以為意地找了其他的空位坐下,反倒是那新來的女孩,竟毫不客氣地打量起她。


  太過直接的視線讓夏感到有些不舒服,但她沒作任何表示,僅是若無其事地喝著水。

  基於好奇,夏也透過電視螢幕的反射,仔仔細細地端詳那女孩一番。

  圓潤的臉型、上揚的鳳眼、豐厚的唇、蓬鬆的及肩捲髮,還有那排一開口就露出的亂牙。

  就在這時,高總打開了門。

  「小夏,上檯了。」

  夏拿著杯子走了出去,不用想都知道包廂內的客人是哪位。

  「鄧哥,今天喝酒的興致高,那麼早就來了?」夏揚起了招牌的甜笑,自然地坐在蒼老男人的右側。

  「是見妳的興致高。」他笑笑,舉起了杯。

  夏個往自己和鄧哥杯中倒了些酒,正當他倆要乾杯時,有人開門走了進來。

  「嗨,大哥好,人家叫Mimi。」

  說話的,是剛才在休息室的女孩。

  她一屁股坐下,往自己杯中斟了些酒,笑著的同時露出那一整排參差不齊的牙齒,「大哥怎麼稱呼呢?」

  嗲聲嗲氣的娃娃音讓夏渾身起雞皮疙瘩。

  鄧哥沒答話,不知是否沒聽清楚。

  Mimi因對方沒回答,一隻手只得尷尬地懸在那,夏見了,連忙出面解圍。

  「大哥姓鄧。」

  沒想到,女孩聽了後卻不悅地癟了下嘴,碎念道:「是問妳嗎?要妳多事。」

  聲音不大不小,恰巧傳入夏的耳中。

  一陣怒火燃起,但夏憑著理性壓下亟欲躍於眉宇的憤怒。

  「鄧哥,陪人家喝一杯。」Mimi邊說,邊親暱地勾了勾鄧哥的手臂。

  「聲音那麼嫩,妳今年幾歲啊?」鄧哥問。

  「今年十九。」

  鄧哥一聽,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喂,小夏夏,這邊竟然有個比妳年輕的學妹啊?」

  夏笑了笑,知道這是鄧哥想藉此向她搭話的玩笑,張嘴,才正要應話,不料,Mimi卻搶先開口。

  「沒年輕的怎麼行,汰舊換新,這不是大家都在說的嗎?」Mimi笑得花枝亂顫,「女人老了雖有韻味,但年輕的至少不會有臭酸味。」

  句句帶刺的話語讓夏微微皺起了眉。

  「是啊,Mimi說得沒錯。」夏邊說,邊舉杯向鄧哥敬酒,「新血的加入能活絡整家店,說不定鄧哥也能從中另尋新歡。」

  語落,夏不經意地和鄧哥眼神交會,機伶的她,從那瞳中看出些許不捨,看出她仍是他最喜愛的小姐。

  她垂下眼,故作落寞,像位被丈夫拋棄的妻子,默默收拾著雜亂的桌。

  十九歲。

  十九歲的她有著Mimi那般高傲的氣焰嗎?

  有著無視規矩,頂撞長輩的魯莽膽識嗎?

  兩人的年齡差距不過一年,她卻忽然想不起從前的她是何種樣貌。

  就在她思索時,又有幾位小姐陸續進來。

  Amy提議了玩吹牛,鄧哥聽了後也欣然同意。

  搖骰盅前,他笑著看向小夏,「小夏,Amy贏了我給她一千,輸了的話,妳幫她喝。」

  這當然沒問題。

  每每鄧哥提出這樣的要求,夏總會立刻答應。

  只是喝些酒,對她還說沒什麼影響,而且還能替姊妹們做個人情……

  「好啊。」然而,答話的卻不是夏,而是那喋喋不休的小妮子,Mimi,「就讓小夏喝。」

  夏看向那幸災樂禍笑著的女孩,怒意徹底竄起。

  不,十九歲的她絕非如此。

  至少,她懂得長幼有序,懂得何謂禮貌的應對進退。

  「要說好,也是我來說。」夏說這話時,沒有一絲笑容,她冷冷地看著那一派天真的女孩,「還有,開口前請注意那口爛牙會不會有礙觀瞻。」






待續。

2014年2月14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