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29)

29-

  杜宇走在街上,不知何時,晚風已透著初秋的涼意。

  原來,夏天早就結束了。

  當眾人往身上加件薄外套時,只有他一心牽掛著那散不去的餘熱。

  這時,悠揚的樂聲傳入耳中,他反應性地望向鄰近的咖啡店,心忽地因這熟悉的樂曲揪緊。

  沒多少音樂細胞的他,對古典樂幾乎聽過就忘,唯獨這首,打從第一次開始,就深深地烙在他的腦中。

  如不絕的魔音。

  以為淡忘了,卻總無預警地再度於他耳邊縈繞。

  「各位同學,請盡速就座,好讓社團成果發表會盡速開始。」站在舞台上的學務主任拿著麥克風大聲說著,時不時因聲音過大,而讓音響出現刺耳的爆音。

  每學期的第二次段考結束,就會有佔去約三堂課時間的社團成果發表會,但既為嚴格的私校,當然也會在社團方面嚴加控制,熱音社、康輔社……與嚴謹的校風不符的社團一概不會在名冊上出現,因此整場活動到結束時通常都平靜無波,沒有一絲高潮。

  不過既然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不上課,學生們自然也沒怨言。

  夏和杜宇並肩坐在一塊,她在看著擠在一樓大廳的同級生時,再次體會到的階級制的殘酷。

  升學班得以作在二樓的看台觀賞表演,而其餘的普通班學生則得和國中部的學弟妹同坐在擁擠的禮堂地板,當樓上的學生彼此談笑風生時,樓下的則得忍受跪坐的腳麻及難以伸展四肢的狹窄空間。

  比成績、比勢力、比美貌、比財力。

  下位者永居於弱勢。

  夏比誰都現實,比誰都深知湖面下深藏的明爭暗鬥。

  打從她就讀雙語幼稚園開始,她就知道怎麼以幫忙搥背及甜言蜜語討好園長及地主,好讓自己在點心時間有雙份的餅乾。

  「……九十八學年度社團成果發表會活動正式開始,我們先歡迎第一個社團——管弦樂社。」司儀的聲音響起,夏才強迫自己回過神來。

  她漆黑的瞳因那人的出現發出微微的光點。

  阿遠穿著一襲白色燕尾服,拿著他的琴,步至舞台中央。

  夏早知他在管絃樂社獨挑小提琴獨奏的大樑,但在真正見到他站在舞台中央時,才突然驚覺自己的戀人被多少學姊學妹所仰慕。

  男子將小提琴優雅地舉起,抵在脖子與下巴之間,而後,以清亮的樂聲揭開發表會的序幕。

  「這首曲子……」夏在聽到曲子的第四小節時,禁不住脫口而出。

  杜宇轉頭,見到一臉訝異的夏,「怎麼了?」

  夏沒搭話,身子前傾,專注地聽著那自琴弦流出的每個音符。

  鼻子一酸,為不被發現眼邊的淚,她稍稍低下頭去。

  為回應父親的期待,夏曾學習鋼琴多年,雖沒練就絕對音感,但對旋律的敏銳度絕對比一般人都好。

  因此,曲子才剛起音,她就馬上聽出曲名了。

  林政遠雖不如職業音樂家般的專業,但身為高中生的他能將整首曲子一個音符不漏地演奏完,也夠讓全場師生目瞪口呆了。

  演奏一完畢,如雷的掌聲幾乎要將禮堂的天花板震下!

  林政遠微笑著沐浴在所有人的喝采中,直至掌聲停歇,他才站上前,拿起麥克風。

  「各位,我剛剛所演奏的曲目,是韋瓦第四季的夏,獻給——我的女朋友。」

  語落,他淺淺一笑,他在眾人的嘩然中走進後台。

  夏。

  女朋友。

  杜宇忽然瞭解了。

  學生們開始鼓譟,國高中部的學生同時騷動起來,打破了觀賞表演時的寧靜。

  教官急著吹哨,訓斥著躁動不安的學生們,而學務主任則是慘白著臉,一副就要昏倒的模樣。

  在嚴禁男女交往的私校中,林政遠方才那席話,同等於直接向學校挑戰。

  「夏,妳要上哪去?」杜宇急急拉住就要往後跑的夏,低聲問了句。

  「……我想見他,現在就想。」

  她現在很想見他,很想緊緊地抱住他。

  「妳傻了?!在這個時間點?要是被班導發現妳就是那個女主角,很有可能會被趕出這班啊!」

  「但——」

  「聿文,妳想去洗手間嗎?我跟妳一起。」

  說話的,是一位紮著馬尾、長相標致的清秀女孩——班長席娟。

  她親暱地拉住了夏,並在老師看不到的角度朝她擠眉弄眼了下,夏馬上讀懂她的暗示,順從地點了下頭,儘管她倆幾乎沒交談過,更別說是有手勾著手的交情了。

  席娟向來是深得老師信任的好學生,有她陪著,老師自然不會多做其他聯想,因此席娟和夏馬上就得到得以離席的准許。

  「吶,聿文。」在看不見老師的身影後,席娟才用手肘碰了碰夏,一臉曖昧地笑著問:「林政遠說的『女朋友』就是妳,沒錯吧?」

  「妳怎麼——」

  「看你們常在走廊聊天,要不知道也難吧?放心,我不會跟老師說的。別看我這樣,我其實很反對學校那些迂腐的規矩。」席娟調皮地吐了下舌,「看妳剛剛那反應,妳現在應該是要找林政遠吧?走,我陪妳去吧!」






待續。

2014年4月2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