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17)

17-

  「喂?」在手機第三次響起後,Ryan決定接起它。

  一片沉默,僅傳來一些細微的沙沙聲。

  他將手機拿離耳邊,確認畫面上並無斷線的狀況,又再度開口:「呃……喂?請問聽得到嗎?」

  「你是誰?」

  答話者的冷淡聲線透露著對他的防備。

  Ryan有些慌張,猛地想起自己接聽的是夏的手機,於是才連忙解釋:「唔,我是——」

  「啊,那個新室友對吧?」不料,電話另一頭的男子卻打斷了他的話,聲音也比方才放柔許多,「我是你的『房東』,在你入住前曾經說過幾次電話的,記得吧?」

  房東。

  這兩字冷不防地勾起他的記憶,Ryan這才明白這聲音有些熟悉的原因。

  「杜先生?」




  即是當初那位透過電話連繫,要將房子租給他的人。

  本來已忘了這事,但一得知與他對話的人,Ryan便下意識地將當時的疑惑問了出口:「這屋子的主人究竟是……」

  「是夏。」

  「但為什麼——」

  「反正你也沒吃虧不是?房子空間大,設備全,還附贈個床伴。」杜宇漫不經心地說著,有意無意地以輕佻的言語戲弄著夏的房客,「說真的,你們通常一晚都來幾次?」

  果不其然,電話另一頭沉默了。

  他想像得到這忠厚老實的男人耳根發盪的模樣,那窘迫、不知所措的蠢樣。

  「我、我們從沒發生關係。」他支支吾吾地答道,用詞十分隱晦。

  杜宇微微一笑。

  「哦?這可怪了。」明明早料到答案,杜宇卻還是佯裝驚訝地嘆了一聲,隨即不經意地吐出挾著情挑的字句:「跟我住在一起的時候,她明明像隻餓狼,每晚都得將我生吞活剝一番啊。」

  話音裡飽含對床第間的眷戀。

  Ryan楞了楞,在聞及這話時不免讓心上起了些許波瀾。

  些許憤怒、些許不甘,以及些許不知從何而來的落敗感。

  「既然如此,你怎麼不繼續住在這?」

  情緒影響了說話的語氣,但發現時早已收不回口。

  杜宇一聽這帶著醋意的口吻,禁不住笑出聲來。

  「除了體力不支外,還能有其他原因嗎?」他笑盈盈地反問。

  Ryan被他這話堵得啞口無言,好半晌吐不出一個字。

  杜宇還真想親眼瞧瞧那因他的話,而橫眉豎目的臉。

  「說笑的,我跟夏不是那種關係。」杜宇不再開玩笑,改用正經的語氣說道:「抱歉當時騙了你,但夏需要一個男室友,所以只有這辦法了。」

  一聽前頭那些話不過只是玩笑,Ryan緊繃的神經才跟著放鬆。

  「……為什麼非男性不可?」

  看來,她還沒跟他說啊。

  聽了這話,杜宇如此想著。

  「你真的想知道?」

  「嗯。」

  「只為了滿足好奇心?」

  「不是,是為了想了解這個人。」

  而後,是段比之前都還要長的靜默。

  了解,是嗎?

  杜宇輕笑。

  認識夏也非一兩天的事,但她的身姿卻始終隱於霧靄,若隱若現,不曾明晰。

  如晨曦,窺見絢爛卻無以捕捉;如輕風,拂過肌膚卻不見蹤影。

  了解夏?

  單憑出自他人之口的一段過去?

  「夏現在在你附近?」良久,杜宇才又問道。

  「不,她去洗澡了。」聽著浴室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Ryan說道。

  「好吧,我跟你說。」



待續。

2014年1月11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