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惡飾友》(19)

 19-

  明亮的緋色,是她在灰黑中窺見的唯一色彩。

  她知道烈火灼熱,知道艷麗下暗藏的危險。

  但,它的出現點燃了她單調的生活。

  她不由得越靠越近,讓那火焰於她漆黑的瞳中跳耀閃爍,讓那熾熱的氣息於她肌膚肆虐。

  舉起手,她想捕捉那抹艷紅……縱使很清楚,這輕觸將以自焚作為代價。
  記憶回到四年前的過去。

  高中。

  「他是誰?」

  不用晚自習的星期三,夏放學後總會和隔壁班的朋友一起等車。

  「……誰?」

  「那個正在把眼鏡戴回去的男生。」

  「喔,妳說阿遠嗎?就我之前提過,班上兩個班草其中之一。」朋友低笑了幾聲,女高中生在談論男生時總是這副模樣,「聽說,信班的方璿喜歡他,兩個人好像同社團的樣子。」

  「方璿?」夏揚起眉,興趣被挑起,「那個總愛和一群女生對著我指指點點的方璿?」

  「呃……嗯。」朋友有先尷尬地點了下頭,隨後像想緩和氣氛似的,馬上賠了個笑臉,「吶,夏妳別氣了。她們大概是怕阿遠注意到妳之類的,基於忌妒才會……女生嘛,總是……」

  「妳跟阿遠關係好嗎?」

  「啊?……嗯,還不錯。」被突然將話題跳開的夏嚇了一跳,因此她楞了一下才回話。

  「把他介紹給我。」

  「……啊?」


  「就現在吧,現在帶我去認識他。」

  說完,夏就逕自提著書包,向著那正和其他朋友談笑的男子走去。

  「現在?……等等,喂!夏!」

  喜歡他的眼睛。

  最初引起她注意的,是那摘下眼鏡時所露出的深邃眼眸。

  但比起那雙美眸,方璿將因失戀而猙獰的臉,更激起她想認識他的衝動。

  夏不討厭方璿,但那竊竊私語的模樣著實讓她有些煩躁。

  討厭流言,討厭臆測,討厭虛華的憧憬及扭曲的妒意。

  夏不過是想讓她安靜一點。

  理所當然地,帶著一點狩獵的興奮。

  「阿遠,我朋友說想認識你。」

  「嗯?誰?」男子明顯一楞,眼裡驚訝的波紋卻又在轉瞬間歸於平靜,反倒是身旁的兩三位朋友大呼小叫了起來。

  他邊嚷著別鬧了邊笑著安撫他們,而後,他將那雙眼定在她的身上。

  夏淡淡地笑了,「是我。」

  男子也跟著勾起嘴角,但笑彎的眼卻同時在打量著夏。

  「我是林政遠,他們都叫我阿遠,新朋友要來個自我介紹嗎?」順勢比了比他身周的朋友們。

  「夏,我叫夏。」

  「……就這樣?本名呢?班級呢?」

  「先這樣就好,一下太多新資訊,我怕你會忘了之前辛苦背的樂譜。」

  男子聞言,笑容不自覺擴大了些,「妳知道我有拉小提琴?」

  不,她不知道。

  這不過是她大膽的假設,只因擔任值日生時,她好幾次看見他中午從音樂教室出入,那時正好是管絃樂社練習的時間。

  但無妨,就當她知道吧。

  「音樂教室的隔音向來不好,尤其是中午。」

  談起最喜愛的音樂,男人眼中露出了光彩,「喜歡我拉的曲子嗎?」

  夏輕笑出聲,將阿遠的右手拉至身前,隨後以食指,於他的手心寫下了一組透明的號碼。

  細微的搔癢讓他身子微微一顫。

  「等你記得我是誰,再打給我問問吧。」

  語落,便轉身離去,留下一臉愕然站在原地的他。

  好久以後,她才發現這荒誕不經的愛情,不過是一時的擦槍走火。

  那天晚上,手機響了。


  是一組從沒見過的號碼。






待續。

2014年1月25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