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傲嬌灰姑娘》2-3

  深色的高級轎車在校門口停妥後,艾菲亞與姊姊們便背上書包依序下車。

  「與其說這是學校,不如說這是博物館吧?」黛娜目瞪口呆地望著前方由大理石建成的圓形拱門,拱門的正上方甚至還有塊精雕細琢的金字匾額,上頭刻著的正是這所學校的名字。

  「從這邊看過去,根本就看不到盡頭在哪,這裡究竟有多大啊?」席琳推了下鼻樑上的金絲邊眼鏡,憂心忡忡地看著一大片綠油油的草皮和無數棟由磚頭堆砌而成的古典建築。

  「……」雖然沒有說話,但艾菲亞的驚訝還是完全寫在她的臉上。

  這可不能怪她們沒見過世面,畢竟她們以前所念的是一般高中,校舍都是再普通不過的灰白色大樓,甚至還因為歲月的流逝,而使得雨水為外牆留下了許多洗刷不去的水痕。

  因此當她們見到新學校的富麗堂皇後,心中宛如就像被投下一顆核彈般震撼。

  她們還是第一次知道,一所學校可以被造得如此美麗。

  普林斯推開了車門,修長的腿往車外一跨,也跟著下了車。

  「謝啦,夏爾。」普林斯刻意彎下身,對著坐在駕駛座上的夏爾嘻皮笑臉地說著,「讓你當我的司機,還真是委屈你了。」

  夏爾握在方向盤上的一雙手稍稍握緊了些,對於普林斯諷刺的話語感到有些不悅,但他卻又不得不將這口怒氣壓回心底。

  普林斯臉上浮現了個勝利的微笑,他就是算準了夏爾不會在其他人面前對他發飆才敢這般挑釁他,因為要是夏爾真忍不住對他破口大罵了,那可就有失他身為「秘書」的身分了。

  「不會。」最後,夏爾只好故作平靜地應著。

  「哎呀,是不是漏了什麼呢?像是少什麼,或是什麼爺之類的稱呼?」普林斯將兩隻手趴在玻璃搖下的車窗上,得寸進尺地要求道。

  數根青筋瞬間自夏爾的額角爆出,即便極力想壓抑翻騰的怒火,但眉頭卻還是微微皺起,就連臉上都罩上了一層陰影。

  啊!糟糕,玩得太過火了……普林斯在心中暗叫不妙,但若是現在道歉求饒可就太沒面子了,因此,他還是不改帶著笑意的表情趴在車窗上,但其實背部卻是冷汗直流。

  「……是的,少爺。」夏爾咬牙切齒地將這些字一個一個的從齒縫中擠出,話落,以一雙深綠色的眸給了普林斯一記狠瞪。

  「……」普林斯恐懼地往後倒退了三步。

  「少爺、小姐,祝你們有美好的一天,放學後我會準時前來接送,請不要忘了。」夏爾慢慢地將頭轉回去,若無其事地說著,這話一說完後,他便踩下油門,以閃電般的速度開車駛離現場!

  再不閉嘴的話,信不信我現在就會把你宰了?

  普林斯確實從夏爾的那對眼中讀到了這個訊息,而且是清清楚楚、一字不差地傳進他的耳中。

  「……好像從鬼門關回來似的。」他心有餘悸地拍著胸口,喃喃自語著。

  「普林斯,我們不去上課嗎?」

  「啊?喔、喔,要啊。」他在聽見黛娜的問題後,才猛地回過神來。

  四個人一同走進學校大門,與艾菲亞她們不同的是,為了不讓普林斯的出現太突兀,因此班頓在讓他來到人類世界之前便為這邊學生的腦中做了些記憶的更動。

  在他們的認知中,普林斯已經在這所貴族學校就讀兩年多了,今年是本校的三年級生。

  出色的外表和優異的表現讓他理所當然地贏得了許多女孩的愛慕,而男學生則是臣服於他自然散發而出的領袖氣質之下。

  奶茶色的長髮就如同絲帶般柔軟,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耀著光芒,一雙湛藍澄澈的眼,宛如海水般柔情,而最讓人心醉的,莫過於總是掛在他臉上的淡淡笑意了。

  他的存在不論在男生或女生眼中,都是個無法忽視的耀眼存在。

  也因此,他和這些女孩一同並肩走在路上時,立即就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席琳和黛娜因年紀相同的緣故,一起被編入二年級生中,因此當走在前頭的她們相互討論著課程時,艾菲亞和普林斯便自然而然地走在一起了。

  普林斯默默地觀察著一語不發的艾菲亞,她逕自地向前走著,沒有打算開口打破沉默,也沒有多看身旁的普林斯一眼。

  原本普林斯以為艾菲亞只是單純的少話罷了,但一想起今早她急著與夏爾爭論的模樣,不免又對她的印象有些改觀了。

  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啊?普林斯認真地思索著。

  「有事嗎?」

  「說、說話了!」普林斯被艾菲亞突如其來的話語嚇了一跳。

  艾菲亞皺著眉,仰起頭,莫名其妙地看著身旁擁有奶茶色長髮的男人,「……我不該說話嗎?」

  普林斯這才發現方才自己在無意間脫口而出的話有多失禮,「不,只是有點意外罷了。」他有些尷尬地解釋著:「我沒有別的意思。」

  「無所謂,我不在意。」艾菲亞小聲地說了句,隨後,便面無表情地將頭轉回去。

  普林斯楞住了。

  艾菲亞那句「無所謂」一直在他的耳邊迴盪著,儘管她說她並不在意,但湧上普林斯心頭的愧疚感卻異常的濃烈。

  他想說些什麼,但喉間卻像是被梗住似的,使得他吐不出任何的隻字片語。

  直到他們要分開前,詭異的沉默就這麼在彼此之間瀰漫著。

  「我的教室在那,要往這方向走。」突然,艾菲亞停下了腳步如此說道,她轉過身,以一雙櫻桃棕色的眼凝視著普林斯和她的姊姊們,「放學見。」

  「嗯,放學見。」席琳笑笑地說。

  「小艾菲,加油喔!」黛娜捧著臉,陶醉無比地望著妹妹走上樓梯的身影。

  普林斯以複雜的眼神望著艾菲亞漸行漸遠的背影,以擔憂的語氣低聲地問著:「……她真的沒問題嗎?」

  綁著雙馬尾的艾菲亞以極輕的步伐踏上了一格格的階梯,她直視前方,一個人穿過了長長的走廊,對於學生投來的好奇目光一點也不以為意,最後,她循著班牌來到了她的教室前。

  艾菲亞深吸了一口氣,準備開啟門的那隻手,正隱隱發顫著。

  「嗨,就是妳嗎?轉學生。」一聲嬌嫩悅耳的女聲讓艾菲亞突然停下了動作。

  艾菲亞慢慢地轉過身來。

  眼前的三位女孩與她穿著同款的制服,顯然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

  她們臉上都掛著溫和甜美的微笑,站在中央的那位女孩甚至往前跨了一步,向她伸出一隻手以示好。

  「歡迎妳來到我們班。」

  艾菲亞傻住了,她楞楞地望著女孩那隻正等著她回應的手。

  照理說,她應該要盡快將那隻手握住,告訴她們,她很喜歡她們友善的態度才對。

  但這對長期封閉自己的艾菲亞而言,這卻不是件容易的事。

  女孩們的笑容沒有褪去,那隻手也仍舊在半空中靜靜等待著。

  她們溫柔地望著艾菲亞,期待能與這位新同學交朋友。

  艾菲亞掙扎了好半晌,最後才終於抬起了千斤重的手——

  啪!

  然而她卻一掌將那女孩白嫩的手拍開!

  女孩愕然地看著艾菲亞,手上的殷紅正隱隱發疼著。

  「哼,少裝模作樣了。」語畢,艾菲亞便逕自背著書包,開門走進了教室。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因為失去家人的她早已習慣了孤獨。

  與其在失去後哭得心撕肺裂,不如在一開始就不要對任何人付出真心。

  她相信她一個人也可以很好。




待續。

2012年7月11日 by 甜嚴蜜魚
Categorie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